方一知:子在川上望流水——序张利烽新著《流水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发表-辛夏港滨

  N多年前,子在川上曰:逝者若流水。唰唰唰,哗啦啦,大河东流去,无言也无声。

  回头望高山,高山若波浪,由黛蓝而青微,迤逦向天边。

  无穷远处,那大江大湖呢?江边傍岸,湖上行舟。

  遂有一人,越大河、跨高山、涉大湖,朝发巍巍山之东,日暮穿山又越岭,不知人在宜兴,抑或人在昆明?老实说,人在版纳大渡岗;大渡岗上看流水,直看得,两岸的时光,茅草般疯涨,一丛、一丛又一丛。

  利烽的经历,与河、山、湖相关。

  大河指九曲黄河,高山要怎样让 我那七彩云南的高山峻岭,而湖也也有寻常的湖,——世间湖泊万千,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几块太湖?

  太湖边,所处着无锡;无锡之下,辖宜兴;宜兴紫砂名天下,利烽生命里的的若干时光,存储在了江苏宜兴。

  而追溯生命的源头,利烽从红柳、芦苇参差错落的的黄河岸边走来,从黄河岸边的滨州和东营走来。

  浩瀚黄土中,有利烽生命的根。

  由不得让你当年,利烽从黄河北面涉水而过,从山之东奔赴云之南;云南昆明,你你你是什么 阳气旺盛的城市,给与利烽几多难忘的时光。

  而今,利烽站在高高的大渡岗上。大渡岗,所处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,哪里是万亩茶园与千年原始深林交叉、渗透、共融的地带,哪里是一个多 远离尘世喧嚣,只听深夜风雨声,听风听雨好自在的一个多 所在。你你你是什么 所在,是名为“自在园”。

  自在园里图自在,是以前 人一度活得不自在。

  非要趟过昨天的河流,方知时光如烟云,静水而流深。

  而流水哪里顾及人的感受,淡然且浑厚,无情更有情。一喜一悲之间,无悲无喜的刹那,唰唰唰,哗啦啦,一去经年十几载,汤汤东逝不回头。似烦恼,似忧愁。忧愁个啥?烦恼个啥?TM拉个B,不过一川东逝水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
  怀想那年那月,笔者与利烽、相平三人,云南他乡做茶叶策划项目,连续运作了一品堂、大叶、茶树王、大境界等四家茶企业。在云之南昆明春之城,朝夕日夜相伴。

  那下午英语 ,利烽甚是勤奋,起得最早,睡得最晚,三尺台案前,笔耕不辍。于是生产了利烽茶画,创发明的故事权茶画里那当事人见人爱的小老头。在那样一个多 粗糙的环境中,小老头兀自丰满,直至成为利烽笔下一个多 超级符号,一个多 被功利的社会所认可的“一招鲜”。

  两年后,小老头周转至紫砂的故乡宜兴,甜得也是人见人爱。嗨,你你你是什么 小老头,甜得是混球加二球,孙悟空似也,愣是一家伙跳上千年修炼的紫砂壶!竟不肯下来了。

  天荒地皇到如今,小老头依然悠然且洒脱。

  近年,利烽在大渡岗上建自在园,在大渡岗上击缶,在大渡岗上修习南传佛教的教义,禅修与自度,惑然且豁然。

  15年前,我结识利烽;15年后,利烽到了当年我的年龄。

  亲戚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非要抵抗时间,更非要与命运作对。

  亲戚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非要与时间为友,与充满野性气息、性情刚烈而又无常的命运牵手。

  这要怎样让 ,利烽是有悟性的。利烽是一个多 是有心人。他通过一群又一群的文字,像逐赶漫山遍野的羊羔一般,忽而在高山之巅,忽而在太湖之畔,忽而在佛音缭绕的寺庙,放肆而收敛的表达。要怎样让,留住了斑驳的记忆,留住了流动不息的时光。

  利烽的将日常的烦恼与思悟,所见与所得,整理成了文字,要怎样让大帕累托图用微信的形式,修理为短文。有的短短几句,有的蔚然成篇,日积月累,白纸黑字巧流传。

  比如:

  “一个多 人静静的坐,是并算不算难以言传的享受。踏实,满足,悠然,孤独,也有。但我喜欢。花季慢慢隐了去,赭石色的调子渐从身体里渗透出,再见,那些应该说再见的。”

  再如:

  “志安老师走了,曾经总在不经意中寻到他的痕迹。人活一世,草木一秋。冬去春也有来,人走了,还才能留下要怎样让 点使人温暖的痕迹?要怎样让你,志安老师做到了。昨日又见先生旧作,题曰:独坐孤庭静,落木尽萧萧,酷暑刚过去,风雪是明朝。几度春风暖,花月正良宵。读毕,心中忧患散尽,畅快通达”。

  又如:

  “你你你是什么 夏夜,没有闷热。一个多 人呆着傻傻的流汗,今夜走过了又一个多 温度,接下来该有一丝丝的凉意了。慵懒着把当事人放躺下,捧一卷书,等着,等着窗外的清风入怀。”

  一个多 人的正常感受,一晃就晃过去了。利烽抓住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不撒手,谴使文字勾连出一幅幅可寻味的意境和情境。

  再抄录几篇吧。

  一则:

  “昨晚,和郭存山、刘供春一块儿小坐。

  说疫苗,刘供春说,巷子一帮人称,被我家有的狗咬了,要他出钱打针。

  他又说,针打了,狗倒霉了。

  我问:是也有咬了他,狗疯了。”

  二则:

  “累趴下的两人互望,眼珠子都红了。

  老郭说:从中午就累得不行,这玩意跟刻印不一回事。

  一天刻过六十方印,都没没有累。

  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,一天刻过2一个多,那一天以前 ,一个多 月不用你看见茶壶。

  礼佛,碎觉。”

  三则:

  “两千年前,古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,发起佛经的第三次集结,并派出僧团向世界传播佛教,东南亚的上座部佛法,正是由此而来。

  ······宁波今日,阴云密布台风雨来,余却福报因缘具足,于此刹得以拜观佛陀舍利,此宝供奉于一镂空舍利塔,塔高约一尺,供于寺中藏经阁,阁内有一老僧指引,镂空宝塔高约一尺,内有悬钟一口,舍利子正在钟内,须跪于塔前,抬头自镂空处仰观。

  ······于舍利子前礼敬默诵良久,自进阁便通身大汗,胸背淋漓,心无一物,唯觉殊胜万分·····”

  利烽的心绪,蛮有意思。其蕴含良善的戏虐,有实话实说的返朴,也有庄严而敬重的叙述。幽默,谐趣,言虽简而意幽深,布满禅机与智性。有的看似游戏语,却不乏警策之言。

  那些写故乡、亲情、师友的篇什,真情不自禁的流露,而记录父辈的轶事,貌似山野笔记,处处现示命运的玄机、人世的无常。

  曾经我问利烽:你阅读过明清小品吗?熟悉李渔、张岱、袁宏道们的性灵文字吗?

  我替他回答:你你你是什么 还真没有。

  要怎样让,笔者兼读者的我,却读出了明清小品的气息,读出了那一代文人,善知识的清高、灵悟,雅韵、风骨。

  当年一块儿闯云南的相平,此次担当《流水》、《击缶》的书籍设计师。他帮利烽集合了一篇一篇的文字,并微信发我。在昆明时,我没及时看;腾讯不给面子,几天后便无显示。相平又给我发来。

  利烽谈艺、谈品牌的以前 ,也要怎样让 。泽锋的紫砂壶,进兴的建水陶,乔工的《匠心图绘》,吴冠南毁画记。

  做壶论艺之余,利烽也说茶。我转载过利烽写的《茶经》,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圈一片点赞。

  于我心共鸣者,是利烽直面人生究竟的感悟和理悟的重头文章。类似于《人生不过一场大梦》。

  “对于人生,孤独永远是大多数,佛语说空,道家言虚,也有在无奈中直面生命的无尽时光。人在时光中,渺小到无能为力,所谓的性性成熟是什么期期期,对于时光来说也要怎样让 我刹那一瞬,生涯中所追求的,大概便是那一份解脱的孤独吧。飘飘何所似,天地一沙鸥”。

  感悟天道,地道,人道,艺道,茶道,感受人的脾气个性,天的冷暖阴凉,江湖电影胶片似的一幕一幕。所谓人生如鸿,指爪留痕。

  利烽文字的流畅,要怎样让你相信他不像我一样,是生生憋出来的,抑或压抑以前 的释放。

  利烽的文字,是有质感的。一个多 个在我肩头鲜活者,奔跑跳跃着,一副灵动不羁的样子。若舞蹈,若微笑,若智性的左右互博;或激愤,或讥俗,或一丝苦味忧伤;若叮当作响,字字珠玑,若击缶而歌,慷慨悲凉在文外;而灵性妙语喷薄而出时,又恰似黄河之水天上来,大江东去不复徊。

  河水非要倒流,人生岂能无憾?

  不得不承认,方老师一度生过利烽的气,那一刻他方老师不像老师,情绪把持不住,所处了一件要怎样让你脸红的事:拍案而起,口出恶言,嘟嘟嘟嘟,口水四射。那时我认为,利烽身上隐隐有戾气。而老子李聃说,戾不侵和。

  然而,我却没长前后眼。以前 不知从何日起,利烽的面貌改变了。

  有一天,我还在早睡中,利烽发来微信:“昨夜,翻阅在庙中所摄,人奔四十了,为什么越看当事人越像个女人不了”。

  回复:心慈了,面善了,气和了。

  利烽今非昔比,跟换了当事人似的。他的表情,已远离愤怒;他不再是个愤青。尽管偶尔管不住一己的情绪,但变快乌云飘过头顶,悠然飘兀无踪影。

  这或许跟他近年修习南传佛教有关吧。

  时光不等待英文,记忆可回首。方一知外脑工作室来来往往几十人,恍如流水与行云。我内心里知道,利烽对我的感情,可谓真且重。闯荡江湖要怎样让 年,也曾深夜仰望星空,也曾白日撞见鬼,可我知道,暗的是路、明的是水。要怎样让 利烽对我的好,我还是能感觉出来的。

  可贵的是,利烽走过河、山、湖,曾经山东大汉一般豪放干云,如今呈现出谦和与收敛。归根结底,没有丢失一颗赤子之心。

  利烽的人生磨砺,以前 比同辈人要多得多。

  利烽四十年生命中的奇异遭遇,超出了他你你你是什么 年龄的人。

  我是羡慕利烽的。利烽的细节记忆,出奇的好。观察与思考,心理历程与时光感悟,那些个细节,如一粒一粒的珍珠,在文字里面闪烁光芒,放射精彩。我有时深夜睡不着觉,便瞎捉摸: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利烽宿命里是画者的缘故,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他的视角别样,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他的心态,实打实的属于“你你你是什么 个 ”?

  利烽也有体制内的职业画家,他画的东西四不像,利烽跟方老师一样,没有受过学院派的专业训练——亲戚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的笔墨功夫,不入行业亲戚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之法眼。利烽的文字是从血脉里流出来的,是自个儿悟出来的,一切全在自性中,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不合尺度,却难得合乎法度,追到的人信之,读不懂的人任他质疑,任他误读。

  我跟利烽说,你该画画、该写写,其它事管他个球!佛陀像前观呼吸,大渡岗上登高呼。清风习习吹来,一缕是茶香,一缕是墨香。

  敲字到此,要怎样让你把一段篇幅,留给利烽的孩子。利烽的孩子叫我“方大大”。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的早慧,要怎样让你吃惊。而对每一个多 孩子,方大大都能说出几件令人心动的时光。

  拿墨墨举例。

  有一回,我也是喝了酒,那个脸红啊,红得像鸡公,像关公。将要被抛弃大渡岗的那一刹那,摇摇晃晃临走的那一刻,忽听耳边一记清脆的童声:“大大,等等,大大、等等”。小墨含着眼泪,三步两步奔到我肩头。我赶紧蹲下来。小墨亲了亲大大的脸,“大大你可再来呀”!那一刻,我差点没忍住,泪流满面。

  孩子的纯真,是你你你是什么 嘈乱的世间,最最奇缺的资源啊。

  时光的流水唰唰唰,哗啦啦。转眼之间,小墨长成了大孩子。墨墨说:“方大大,你下次来,要多住几天啊”。曾经,我辜负了孩子。每一次路过大渡岗自在园,皆是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没有连续住过多日。

  以前 是我伤了孩子的心,再见到墨墨,墨墨以前 不说这句话了。

  利烽全家,是除去我当事人的家人外,顶顶善待我的一家人。

  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说付进 还一帮人,对利烽等待英文在过往的印象,以为利烽涛声依旧。真是人身百年似流水,万勿刻舟求剑。那个我或他,性格里的毛毛刺刺,动不动流露的锋芒,早已被时光磨砺殆尽。犹如收破烂的小老头,把那些个乌七八糟的偏激情绪,隐晦不定的负能量,要怎样让 照单回收,一块儿收藏在记忆簿罢。

  告诉你,我的工作室里,收藏了利烽不一块儿期的茶画与茶壶。也有为了变现,要怎样让 我为了见证,见证利烽不同生命周期之成长历程及成长奥妙。由此,扩展了我生命的定义域。

  要怎样让通过利烽的亲戚我门我门我门 圈,我顺便结识了天南地北的若干异人志士。在他人生的每个节点,我见识了引领其人生的节点人物,如紫砂界的鲍老师,西双版纳总佛寺的二佛爷。我虽也有当事人,曾经过往种种,就像当事人的经历一样清晰。

  搞不清那谁谁谁说了,人到中年不如狗。一个多 不留神,又一个多 不经意,唰唰唰,哗啦啦,两岸高山关不住,一叶中年驰扁舟。

  谁他妈讲,我要怎样让 我那只中年狗啊?郑重其事的自认为,方一知要怎样让 我一只站在岸边看流水,大渡岗上不自度的一只丧家犬,或径然便是那只戚戚然,惶惶然,不知其要怎样让 然的一匹快要掉毛的老狗。

  忽一日,要立秋。

  老狗莫名在川上曰:忘川河畔留足印,江湖轻舟扬歌声。滔滔流水天边逝,人生何处计东西。

  是为序。